当前位置:世界之最网 > 世界奇闻 > 历史趣闻 > 手机访问:m.meihuhu.com

宋钦宗赵桓降金之谜

来源:www.meihuhu.com时间:2018-01-05 17:44编辑:admin最记录:手机版

宋钦宗赵桓于宣和七年受其父徽宗禅位。赵桓本是一个生性温和、优柔寡断的人,在徽宗威逼之下,勉强登上帝位后,就面临着如何对付凶悍金兵的入侵的难题。

赵桓上台伊始,就惧怕金人,主张讲和,但是议和并没有坚持到底,不几天,在有骨气的大臣们的力谏下,他又变成了主战,后来又从主战变成主和,有时在一天之内变几变,有时又在同一件事情上朝三暮四,或者是在战和二者之间徘徊,或是把战与和双管齐下,并行不悖,既主战又主和,总之,支配他的不是他自己的思维,而是不时变换的各种耳边风的强弱。结果,变来变去,终于变出了一幕亡国的悲剧。

宋钦宗赵桓在其父赵佶南逃之后,召集宰相等人议事,大家都主张赵桓也向南逃,以避金兵。幸而兵部尚书李纲力排众议,挺身而出,坚持守城,以等待各地勤王之师,正好这时燕王、越王也赶到了,也都主张固守京城,赵桓才稍微安定下来,并对李纲说:“朕今天是为你留下来的,治兵御政,全由你来操办。”不料,当天夜里,赵桓又告诉宰臣,准备离京,第二天早晨赵桓等人被李纲拦住,六军将士也表示愿意誓死守城,赵桓才又勉强留下来。但是,他又派人偷偷出城,到金人营中议和去了。宋朝廷提出,愿派亲王、宰相到金营议和,同意每年增加岁币三五百万两,另外,答应犒劳金军,但请免割地。当时就派人押送去一万两金子及酒果等物,送给金兵统帅宗望。然而宗望收下东西之后,却提出犒师金银帛绢各以千万计,马驼骡驴之类各以万计,尊金国为伯父,以河以界,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之地,再让宋朝的亲王、宰相到金国作人质。宋朝不答应,于是第一次议和破裂,金兵开始攻城,在宋军的顽强抵抗下,金兵未能攻克。

此后半月左右,各地勤王之师陆续到达,已有十余万人,于是金兵稍作撤退,集中兵力,准备再战。

李纲等人认为,金兵目前只有六万人左右,而我方已有二十多万人,而且金兵是孤军深入,不能久留坚城之下,若不能迅速攻下汴京,必然要撤退。而宋军就可趁其回撤渡河之际,加以攻击,然后联络河北各地,从背后袭击拦截金兵,这样就可以全歼金军。如果执行这个作战方案,肯定胜券在握。可是,赵桓却采纳了姚平仲夜袭金营的计策,背着李纲出兵,结果劫营失败。那些主和派又喋喋不休地说什么此次劫营使勤王之师及京城部队尽被金兵消灭,吓得赵桓屁滚尿流,下诏不准再战,并罢免了李纲的职务,准备以李纲为替罪羊,来向金人谢罪了。

太学生陈东等人听说李纲被罢免,数百人一起上书为李纲喊冤,京城内数万军民也闻讯赶来,人们打破了登闻鼓,呼声动天。赵桓只好又恢复了李纲尚书右丞之职,并任京城四壁守御使。

此时金兵派人责问赵桓为何派兵袭营,赵桓连忙说这不是朝廷的命令,一定治罪偷袭之人。然后,让人带着同意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的诏书前往金营,并让皇弟赵构到金营作人质。金人拿着割地诏书,押着赵构,不等宋朝答应的金帛送齐,就匆忙撤军了。宣抚使种师道请求趁金兵半渡黄河之际,出兵攻击,赵桓竟然不许。而主和派李邦彦等人则宣布军法,谁敢擅自出动攻击,格杀勿论。

种师道等人眼睁睁地看着金兵渡河而去。

金兵一退,上下自安,赵桓置边防于不顾,又好像天下太平了一样。只有李纲忧心忡忡,多次上书请求加强战备,以防金兵再次入侵,都不被赵桓采纳。甚至通知门下侍郎耿仲南等人,凡有李纲上书,一律扣压不得上报。所以,仅仅过了半年,金兵又卷土重来了。

金兵见宋朝廷软弱可欺,再度南侵,至十一月初二日,两路金军会师,围住了汴京城。赵桓身边却只有卫士和弓箭手七万人而已。各地勤王兵因曾接到不得妄动的命令,离京城甚远,救不得燃眉之急。赵桓只得在雨雪交加中,在绝境里与军民守城。正在一筹莫展之时,他竟迷信一个自称能撒豆成兵,生擒敌帅的骗子郭京,赐金帛数万,召来市井无赖七千七百七十七人, 于二十五日出战, 结果“神兵”一败涂地,郭京也逃跑了,金兵趁机攻进了汴京城。

赵桓痛哭道:“朕不用种师道之言,以至于此。”可是后悔已晚,他对前途完全尚失了信心。此时,汴京百姓争欲巷战,吓得金人宣布要议和退兵,赵桓仿佛捞到了一棵救命稻草,亲自出城向金人恳求,奴颜卑膝,低声下气地伏首称臣,乞求宽恕。签字已毕,赵桓又摆下香案,望金国方向拜了几拜,算是尽了臣礼,金人这才同意放他回城。
回城后,赵桓下令搜集金银、骡马、女人送与金使。计有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帛一千万匹、牲畜七千余匹、少女一千五百人,甚至连自己的嫔妃也拿来充数。但金人贪得无厌,嫌所要金银数量不足,声称要洗劫城池,并要赵桓再去金营议事。吓破了胆的赵桓只得再次前往,被金人当作人质扣留下来。赵桓被迫下令城中官吏加紧搜刮金银,百姓各分坊巷,互相监督,即使妇女的钗钏之物也在收刮之列。市井寺观,妓院旅居,根刷殆遍,弄得汴京城里翻江倒海,民不聊生。

这次“议和”让赵桓在金营内受尽了苦,遭尽了辱。

他整天被囚在一间小屋里,忍受着砭骨寒风,没吃没喝的,晚上蜷缩在一铺土炕上,连被褥都没有,真是生不如死。后来,他的父亲太上皇赵佶也被押来。四月一日,金兵在大肆掳掠后开始撤退。金兵退走时,带走了大量金银财宝、仪仗法物、图书典籍、古董文物、百工技艺、倡优杂技人等,北宋王朝“二百年府库蓄积”为之一空。赵桓及赵佶、皇后、妃嫔宗室、大臣等二三千人也成为俘虏,随金兵北归。

赵桓被押途中,头戴毡斗笠,骑着马,由人监管。每过一城池,就掩面而泣,然而,泪水再多也洗不掉这亡国之君、阶下之囚的耻辱啊。

赵桓到金国后,被封为“重昏侯”,意思是他与其父“昏德公”赵佶加一块是一昏再昏。后来赵桓客死在金国,终年六十二岁。

    英法联军敦刻尔克大撤退,30万大军成功逃离纳粹德国虎口
    原来秦始皇不姓秦? 真实姓氏有三个版本阿!
    《天龙八部》中虚竹为什么要和乔峰结拜?
    真实纳粹女兵:被人称为“军官们的床垫”
    揭秘水浒传武松为什么杀玉兰
    上官婉儿怎么死的?上官婉儿和武三思私通了吗?
    鼎盛一时却神秘消失的华夏三大古国
    神秘消失的“24拐”公路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娱乐之最世界奇闻明星秘密

本月排行